Precious gifts

Precious gifts

「人生这两个字,就是欢声、泪影四个字砌成,没有甚么奇怪。任何人无论昨日几风光,也无论昨日几失意,明日天光,同样要起身做回一个人,继续生活下去,明天总比昨天好,这个就是人生!」

昨晚看了第 37 届香港电影金像奖,终生成就奖得主楚原导演的领奖感言成了全城焦点,刚才从湖南回来,对这几句话感受特别深刻。

涂鸦十八年生涯里,经历了超过十五年的谷底,这么多年以来就是一直坚持下去,所有难过的事都成为继续撑下去的原动力。

今天,终于苦尽甘来,觉得很幸福。

从 2000 年开始刚接触涂鸦,就被受抨击,当时因为与蒲窝合作,经常要代表蒲窝接受很多媒体采访,而蒲窝需要以合法涂鸦这立场方便跟政府合作,因为采访内容都把我塑造成改邪归正的阳光涂鸦男孩形象。以前年少无知不懂如何 say no,本地涂鸦圈排斥打压在所难免。

直到遇到几位队友的出现,Joker, Samuel, BFB, Pers,我才重拾一点信心。可惜的是几位队友随时间逐渐离开涂鸦圈,又再次变回独行侠。

到 2006 年,Pers 带我到深圳洪湖,认识了 Tam, YYY, 再后来认识广州的 Shala, Mag 等其他人,加入了那时候广东最强的 NGC crew。还有遇上了 Rainbo,06 年是首次感受到风光的人生。其后 NGC 解散,变成 BWC,及后各人再意见分歧吧,再与广东以外的 Lan, Ren 组成湘港风味,06-08 年间像坐过山车一样高高低低,失去了当时认为是最好的朋友,但及后又在比赛中赢得全中国冠军。

2009 年很想把重心回到香港。找了新组合共同创立 AfterWorkShop,努力把 06-08 这三年所得到的经历让香港人知道。以前觉得,香港社会普遍对涂鸦文化一无所知,媒体报导单一偏颇,不想在香港发展;但后来觉得自己理应负上责任,在埋怨香港是文化沙漠前,自己可有尽自己努力告诉香港人,涂鸦文化其实还有很多样的可能性?

正当定好了明确目标之际,突然因为某些贱人把我打到谷底深处。唆摆、无中生有、离间,各种卑鄙手段使我再次被孤立起来,各种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使没有人愿意正面为我撑腰。这次谷底很深,超过 3 年爬不出来。从此甚么都没有,只剩下我和 Rainbo。

这 3 年见识到各种虚伪,见面 say hello,背后烧数簿的大有人在。2012 年,重新出发,不依靠任何人,不需要混圈子,不再重视圈内人认同与看法。从那时候开始,心境得以升华,EQ 提升,百毒不侵。

直到去年,从海陆空小队到 Wallskar 的组成,幸福的感觉再次来临。

世界原来很大。原来绊脚石是如此的微不足道。

Wallskar 成立后,把多年的积累和努力转移到活动策划上,幸运地努力与成果成正比,这两年 Wallskar 成绩有目共睹。没有比大家的真心赞赏来得更大的快乐。

「管他天下千万事,闲来轻笑两三声,到老时管他喜怒哀乐,恩怨情仇,所有事都当菩提明镜,笑笑就算。」

– by Uncle 2018

发表评论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