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

Best Of Hong Kong – Interiew by CNN travel

Best Of Hong Kong - Interiew by CNN travel

2018 年 2 月,CNN (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) 到 AfterWorkShop Studio 進行了一天的拍攝及採訪。 他們主要是製作旅遊的題材,所以採訪內容是圍繞在香港街頭藝術創作的情況,街頭藝術工作者如何生活,甚麼地方可以提供給遊客參觀街頭塗鴉等等。 拍攝團隊一開始先參觀 AfterWorkShop Studio,以及一段對談錄影。 (播出片段節錄) (播出片段節錄) (播出片段節錄) 之後出發到柴灣青年廣場,這裡有我們的一幅作品。這是 2011 年由青年廣場以及蒲窩青少年中心合辦的一個青少年塗鴉比賽,當時由 AWS 負責策劃整個比賽。 去完柴灣之後,一伙人再到小欖找了一個地方即興創作。 找到合適的地方後即時構思草圖。 (播出片段節錄) (播出片段節錄) (播出片段節錄) 即場創作了拜年的 Catwo,因為那時候剛好是農曆新年。而剛巧 Chinese New Year 縮寫 CNY 和 CNN 很相似,只相差一個字母,於是就這樣呈現出來。 (播出片段節錄) CNN CNY by Catwo 以下是採訪連結: https://edition.cnn.com/travel/art

Read more

interview from Close to Culture – by i-cable TV

interview from Close to Culture - by i-cable TV
https://youtu.be/tjs6QaIP6jkRead more

The most detailed book – by Does

The most detailed book - by Does

本名Joos van Barneveld,1982年于荷蘭的費赫爾出生,塗鴉取名為 Does。自1997年起,儘管他一直活躍於塗鴉圈上,但其實足球更是他的第一最愛。9歲時,他被選為荷蘭職業足球俱樂部的青年隊。他一直擁有雙重身份,游走於職業運動員的公共角色與地下塗鴉寫手的秘密生活。28 歲時因傷患被迫結束足球生涯,使塗鴉藝術令他成為一個往後專注的機會。原本活在地下的身份,瞬間就變成享有世界知名的聲譽,今天世界各地的收藏家與藝術館都存放著他的作品。 他的作品充滿活力,光芒和能量,尤如當年他在足球場上的英姿。 https://www.digitaldoes.com/about-does/ 因為 Wallskar Nanxian,終於有機會與來自荷蘭 Love Letters 的 Does 見面。他真人外表很 cool,但當跟你熟絡後,就會發現他其實也很平易近人 。像他這種「自小就看他塗鴉長大」的世界級前輩,對他不同年代不同作品都瞭如指掌。在邀請他參加 Wallskar Nanxian 前,就知道他從前擁有雙重身份,除了寫手外,更是荷蘭青年國腳十號球衣的擁有者,可惜因傷被迫結束足球生涯。我們為

Read more

Precious gifts

{:hk}Precious gifts{:}{:zh}Precious gifts{:}

「人生这两个字,就是欢声、泪影四个字砌成,没有甚么奇怪。任何人无论昨日几风光,也无论昨日几失意,明日天光,同样要起身做回一个人,继续生活下去,明天总比昨天好,这个就是人生!」 昨晚看了第 37 届香港电影金像奖,终生成就奖得主楚原导演的领奖感言成了全城焦点,刚才从湖南回来,对这几句话感受特别深刻。 涂鸦十八年生涯里,经历了超过十五年的谷底,这么多年以来就是一直坚持下去,所有难过的事都成为继续撑下去的原动力。 今天,终于苦尽甘来,觉得很幸福。 从 2000 年开始刚接触涂鸦,就被受抨击,当时因为与蒲窝合作,经常要代表蒲窝接受很多媒体采访,而蒲窝需要以合法涂鸦这立场方便跟政府合作,因为采访内容都把我塑造成改邪归正的阳光涂鸦男孩形象。以前年少无知不懂如何 say no,本地涂鸦圈排斥打压在所难免。 直到遇到几位队友的出现,Joker, Samuel, BFB, Pers,我才重拾一点信心。可惜的是几位队友随时间逐渐离开涂鸦圈,又再次变回独行侠。 到 2006 年,Pers 带我到深圳洪湖,认识了 Tam, YYY, 再后来认识广州的 Shala, Mag 等其他人,加入了那时候广东最强的 N

Read more

Preparation before painting

Preparation before painting

室內塗鴉的保護 / 遮蓋工作 基督教聯合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新開設了「賽馬會耀晴成長中心」,找來 AWS 團隊與入口通道做了一幅塗鴉作品。 在室內做塗鴉創作,一般都需要比互外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及工作量,原因是必須要事前觀察通風情況、新裝修還是正在使用的空間、需不需要配合辦公時間等等。由於這次塗鴉創作在醫院裡面,事前準備工夫需要更嚴謹,因此便順便把塗鴉以外的 “making-of” 記錄一下,讓大家看看平日看不到的工作。 首先,醫院是 24 小時中央冷氣,不會有窗戶,所以手提抽風機這次不能派上用場。在者,據了解,星期六下午沒有病人,只有工作人員,因此安排了盡量人少的時間工作,影響最少。 這次塗鴉面積為 2.5m(w) x 2.3m(h),材料剛好一個皮箱裝得完。 裡面主要是帆布、顏料、攝影工具、防護工具、遮油紙、縐紋膠紙 (Masking tape) 等。 現在開始進行事前準備工作了。首先,用Masking tape 把地腳線遮蓋。 然後檢查牆面需要遮蓋的地方。發現下方有一個電掣插頭。 地腳線貼好後,沿地腳線舖帆布。這個步驟需要很小心,假如留有空隙的話,所有噴漆粉層都會在那裡出現,而且會

Read more

Another Side International Graffiti Festival 2017 recap (4)

Another Side International Graffiti Festival 2017 recap (4)

主要視覺設計項目 在邀請藝術家、處理簽證問題、採購、修改文件、吉祥物設計等工作的同時,開始構思整個國際塗鴉藝術節的視覺識別系統。 以往參與過很多年國內大大小小的塗鴉活動,也幸運地去過英國、新加坡等地方參與過外國的塗鴉活動;多年來一直都會暗暗觀察差異在於哪裡,主要發現活動水平 (並非藝術家水平) 主要分別在於各種細節上。例如在英國曼徹斯特的二十天塗鴉交流裡,發現在現場塗鴉所搭建的木板,都是非常厚身和手工近乎完美;英國幾乎每天都下雨,戶外活動全部都有在下雨天能夠進行的準備;現場 live painting 會有身材壯健的保安陪著…所有一切小細節,會讓藝術家非常舒服地投入創作。 作為一個從事平面設計超過十年的香港人,對於國內平面設計上有更大的感觸。在中國的平面設計及視覺傳達上,擁有極端參差的地方,北京奧運、世博會等世界性項目,設計上是頂尖水平,鳥巢、世博中國館等建築設計都是世界級頂尖的設計。可是,一般在車站看見的廣告,街上商店的招牌、字體運用、配色、質料…都是很差的水平;而且在日常更充斥一大堆模仿、抄襲、山寨的設計。 要在中國的一個縣城裡的小鄉村舉辦一個國際性活動,所做的設計項目將會面臨巨大

Read more

Another Side International Graffiti Festival 2017 recap (3)

Another Side International Graffiti Festival 2017 recap (3)

活動吉祥物設計,及實體化玩具製作 我們為這次國際塗鴉藝術節專門設計活動吉祥物。吉祥物除了是這次活動的代言人外,還擔當了整個南縣以至湖南特色的代表。活動吉祥物由最初的一位,到最後增添到一共三位。牠們分別是小麻雀「雀哥」、小龍蝦「蝦仔」和小烏龜「龜爺」。 回想當初只設計一隻吉祥物的時候,我們花了一星期時間作資料搜集,用什麼角色來代表羅文村國際塗鴉藝術節,最後選擇了以小麻雀作為吉祥物。 在湖南的鄉村,見到最多的就是小麻雀,它們成群結隊,在田野裡自由的飛翔,不過有一段時間,汽槍捕獵現象嚴重令到它們越來越少見,幸好大家環保意識加深,它們又回來了。 小麻雀作為我們國際塗鴉節的吉祥物,頭頂一朵羅文村鮮黃的油菜花,頭戴一頂塗鴉噴頭和洞庭湖區特色的荷葉禮帽,單腳站立按著一瓶塗鴉噴漆,將湖南鄉村和塗鴉藝術元素的完美結合。 我們就像田野裡的小麻雀,在羅文村美麗花海的紅磚白牆上自由創作。小麻雀最後取名為「雀哥」。 雀哥 設計背景: 南縣地處洞庭中心,四面環湖,麻雀特別多。南縣的麻雀與眾不同,它飛得特別高特別遠,能迎風擊浪,有翱翔八百里洞庭的傲氣。生活中,我們南縣人用來形容不畏困難的一句歇後語叫:“洞庭湖裡的麻

Read more

Another Side International Graffiti Festival 2017 recap (2)

Another Side International Graffiti Festival 2017 recap (2)

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知名塗鴉藝術家進行創作 經過首次場地考察及各方面的考慮後,Wallskar Team 初步定立邀請的人數目標。另外更重要的是,我們需要考慮邀請甚麼類型創作風格的藝術家。塗鴉藝術風格千變萬化,但簡單歸納出傳統字體塗鴉、超寫實、old school (舊學派)、卡通風格、插畫風格等等。我們盡可能於邀請參與活動的藝術家中,能夠展現出各種不同的風格給村民及大眾。 Wallskar 南縣 – 另藝面國際塗鴉藝術節 2017 一共邀請了 12 位來自歐洲、澳洲的塗鴉藝術家;以及 22 位來自中、港、台、韓國等亞洲塗鴉藝術家。 當中澳洲的 Van the Omega 因為太太準備生小孩,不能前來現場創作,只能參與藝術空間的作品展覽;Flying Fortress 也只能參與作品展。另外,國際塗鴉藝術節為了增加與大眾的互動,特別在活動前一個月增添了一個線上塗鴉手稿比賽。是次比賽一共設了七個不同的獎項,前六項都邀請了 Vans the Omega 和 Atom One 作為評審,最後一個獎項由網民投票決定。 這是最後穫邀參與Wallskar 南縣 – 另藝面國際塗鴉藝術節 2017 的

Read more

Another Side International Graffiti Festival 2017 recap (1)

Another Side International Graffiti Festival 2017 recap (1)

  國際塗鴉藝術節活動規劃 最初,我們得悉國際塗鴉藝術節將會在湖南益陽南縣的一條小鄉村進行。鄉村名為羅文村,有「美麗鄉村」之稱號,每年春天,整條村的農地都會種們油菜花海,是拍攝的好地方。村民生活簡樸,村裡並沒有濃烈的商業味道,最多也只是家的門口放下一些小攤檔,完全是一個非常樸素的傳統農家生活村莊。 經過了幾次會議後,Wallskar team 於一月第一次進行場地考察。從香港出發,經港鐵直上羅馬洲口岸過關,轉乘深圳地鐵到深圳北高鐵站。高鐵從深圳北到湖南長沙南站需時約 3 小時,下車後再開 2 小時車從長沙到南縣。車程需轉折但其實不算累,剛好分開幾小車走動一下還蠻不錯的。 初踏入羅文村,還是冬末,有點冷。天空不藍,有少許霧,但不是霧霾。塗鴉的載面就是每一棟村民的房子。羅文村共 77 棟房子,平均佔地超過 10 平方公里。因為地方實在太大,我們需要考慮選擇在多少棟建築物上進行塗鴉創作,在觀察場地時,腦海就幻想到噴漆運送、飯餐、溝通上等等,都將會面臨很大的問題。 其次考慮的是作品質素。在外國,很多塗鴉藝術家都開始創作巨型作品。以這個規模的活動,我們原可以邀請超過 100 位塗鴉藝術

Read more

Graffiti China – Shangrao station by 27KM

Graffiti China - Shangrao station by 27KM

塗鴉中國|從上饒的春天開始, 我們將塗鴉整個中國 by 27KM贰拾柒公里 籌劃這個專案時才剛過完年,在寒冬凜冽中策劃塗鴉中國,我們想找到中國最具春天氣質的城市開啟第一次活動,在反復考量和篩選後,最終福建、浙江、江西三省交界的上饒,憑藉著坐擁婺源這個中國最美鄉村的靈氣和風韻,成為塗鴉中國第一站。 從鄉村到城市,從地下創作到街頭秀,40餘位中國頂尖藝術家,從澳門、香港、武漢、寧波、上海、南寧等地,跨越大半個中國,齊聚星河國際,用張揚的色彩,把上饒本就撩人的春天,演繹得更為明豔。 Day 1 – 參觀婺源古鎮和油紙傘工坊 上饒古稱信州,行政區劃上位於閩浙贛三省交界,建築屬徽派風格,婺源更是遍佈精緻典雅的江南古鎮 。一大早,星河國際老王帶領一眾藝術家參觀婺源。 婺源進士鹽田村 塗鴉中國的藝術家在傳統村落中穿行 抵達進士鹽田村 藝術家們從上饒的地域特色和傳統文化中汲取靈感 參觀油紙傘工坊 藝術家們即興創作,將街頭藝術和江南傳統工藝相結合   Day 2 – 創作日 第一次,有這麼多中國塗鴉圈的頂尖寫手,在一個共同的空間裡完成作品。油紙傘將作為展覽作品而非工具擁

Read more
第 1 頁,共 2 頁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