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inese calligraphy graffiti

Chinese calligraphy graffiti

中文字體塗鴉

最近看到一個國內塗鴉討論區,有人問到很少機會看到中文字體的塗鴉,想找一些作為參考。

中文字體塗鴉這個題目已經討論過不少次,每人的意見都不同,主要分以下幾派聲音。第一,部份塗鴉人會說中國人一定要寫中文,不然對不起自己的國籍!另一部份的人認為中文字結構複雜,比英文難解拆,難以寫得漂亮。有部份人會補充,不是不想寫中文,只是想先寫好英文,再寫中文。

個人比較認同後者,中文字體結構的確很複雜,要寫好中文塗鴉,至少寫英文字體要有一定基礎才能寫好。我還有另一個看法,就是你寫的字要給誰看?寫中文跟寫英文的對象不一樣。英文是國際語言,不論任何國籍的 writer 都看得懂;中文字大概只有中國人才能懂得看。我說的「看得懂」,是指懂得看你所寫的每個中文字的流暢度,字與字之間的過渡,以及筆畫取捨等…而不是指懂不懂那個中文字的意思。因此,假如你有心要讓全世界認識你,或讓全世界的塗鴉人懂得看你的字的話,寫英文還是最好的途徑。

可是,我曾經歷過這樣的事情:
(一)2006 年 Eating Dogs Tour (中法交流) 時,法國殿堂級 writer Kongo 看過我從前的一幅為酒吧噴的商業塗鴉,寫的是「赤立角」三個中文字,他看罷大讚中文字體塗鴉真好看。

10061201

(二)上月到上海莫干山塗鴉勝地,看到法國 writer 寫的中文「度西奧」 和「壓碎」。

10061202

(三)今年與以色列的 Broken Fingaz 在廣州做的 mural 中,Deso 寫的是 Broken Fingaz 的中文「斷指」。

10061203

從這三件事情來看,這是不是意味著中文塗鴉已有一定的認受性?不,其實這不過是國外 writer 對中文字體塗鴉的好奇和新鮮感。很多外國人都稱讚中文字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字體之一。可是,一般外國人都分辨不到中文字的好與醜。他們連草書的「flow」都不懂看,更何況中文塗鴉字的「flow」了。(情況等於我在這同一幅 mural 上噴了希伯來文的 Uncle 一樣。)

10061204

現在從另一角度來說。對於本土的塗鴉技術交流,寫中文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純技術層面來看,寫中文比寫英文困難。至少,寫中文你不可能會完全抄襲。就算你「參考」大師作品,你還得把元素堆砌在中文字體的筆畫上,怎樣都要用上閣下工夫,寬一點、窄一點、高一點、低一點,不好看就是不好看。可讀性也是一大難題,中文字的筆畫差別很大,尤其繁體字,有時候可能第一個字只有三筆,第二個字就有二十多筆!這時候我們便需要在筆畫中取捨…取捨得不好,便會失去可讀性,這樣,就算「flow」多好看都是失敗。

總之,想寫好中文,先寫好英文。

現在分享一下從前有關中文塗鴉的經歷:

在我未開始塗鴉時,已知道 Syan aka MC Yan 是中文塗鴉的始祖。早在 2000 年之前,在 CEA 的網站上便能看到他寫的「屌」,「一六九通渠」等中文塗鴉作品。然後看到他的樂隊「大懶堂」的中文 tag。

10061205

10061207

那時候的「一六九通渠」的中文塗鴉還屬實驗階段,美觀度不足。但是「大懶堂」的 tag 絕對是漂亮。除了 tag 及 piece 外,他的隊友 Spoon 當時在街上寫的中心「匙」字 throw up 也具代表性。此外,Syan寫的一直都是中文,是向橫看的「香港」。他的中文 piece 相信無人不曉,我在此暫不多說。

10061208

到了 2002 年,我在蒲窩青少年中心學習塗鴉,做了人生第一幅中文塗鴉作為畢業作品。蒲窩青少年中心的籃球場,當年已經有那幅 Neck, Seak等大師做的龍年塗鴉,那時給 Neck 的 3D 深深吸引。於是我的畢業作品,嘗試用3D style 來寫「蒲窩」這兩個字。雖然寫的不是自己的名字,而且可觀性不足,但現在回看倒有一份趣味,像是為現在比較固定的 3D 風格建立了一個里程碑。(將來會寫另一篇文章談談 3D style)

10061209

翌年,唐人(即現在的 Sinic)、Duck和我獲邀給香港電台《傳媒春秋》於尖沙嘴文化中心進行現場塗鴉拍攝。由於播出的日期是正月初一,我便想到寫一個「福」字,用塗鴉來跟大家拜年。那時候已經想嘗試用 wild style 手法去表達「福」字,字用紅跟黃來 fill in,而黃的 fill in 其實是個「羊」字,因為那年是羊年。

10061211

10061212

同年,城市大學的 Danso搞一個「City Wave – Hip Hop / Hip Hop 潮城」的街舞活動,應朋友(Dep + 的 Dennis)要求義務噴了一幅舞台背景。當時就寫了「Hip Hop 潮城」這個中英文字塗鴉。這個字體是第一次把中文筆畫不用中文常理去解拆,「潮」字中間部份基本上是由 S 變化而成的,部份延伸到右面的「月」字。「月」字再延伸到「城」字的「土」字旁。

10061213

同年還有給蒲吧青少年中心的新舊址分別噴過他們的名字。在舊址噴的比較隨意,用上 wild style 的風格。其後他們搬到新址,整座中心都是全新的,他們再找我噴中心的名字,感覺不能太隨便了。這次我故意用上塗鴉教父 Seen 獨有的 old school 風格來寫「蒲吧」這兩個中文字,寓意 Hip hop 發源地。

10061214

10061215

2004 年,在一次 Converse 的活動中,用上了幾種不同風格去寫「龍情野性」這四個字的草稿,雖然最終沒有被採用,但這算是比較滿意的中文塗鴉。

10061216

這個當年沒有被採用的稿子,最後給我在 2007 年的深港雙城雙年展上用上了。

(右下那一件作品)

10061217

在 2006 年起,我開始集中研究 3D 塗鴉。從那時起,我也開始嘗試使用 3D 來寫中文。3D 加上中文難度更高,失敗的例子有很多。早期畫的 3D 中文字,比較著重立體透視效果,令字體閱讀比較困難。

10061219

10061219b

10061220

10061220b

在 2007 年的深港雙城雙年展曾經噴過出來:

10061221

 

(當時還有幸地請教過 Seak 的意見)

10061222

在東莞也做過差不多的字體:

10061223

字體隨時間變化,經過一年左右的演變,字體可讀性提高,立體透視等效果等減低,字體外形更接近真正的中文書法。

10061225

10061226

10061227

以下節錄一些過往的中文字體運用於不同手法上的試驗品…

(一)2003 年做的「階書」造型… 只把中文字加上箭頭,當時思想未免簡單了一點…

10061228

 

(二)「湘港風味」的團隊 logo,原本打算用來做團隊 tee,可惜也畫得太像書法,少了塗鴉的味道。

10061229

(三)「戰牆」比賽稿之一,題目為『原創性』,寫「開元」二字以表達『原創性』的意思,不過最後沒有採用。(最後在比賽上還是直接了當的噴上自己的名字~ )這個草稿也用上書法字體,感覺比前一幅成熟一點,但是偏向如書法外形而欠缺塗鴉字體那種流暢感覺。

10061230

(四)2006 年 UR Studio 的 logo 設定,一個介乎「虹」字與「R」字的結合造型,用 throw up 形式表達。

10061231

其後修改為「彩虹仔」的 old school style 字體 logo(不過好像一直沒有用上…)

10061232

 

(五)某個時候大家都為巴西風格著迷,我也嘗試直接用滾筒刷上「放下屠刀,立地信耶蘇」這幾個字。(這是著名足球評論員 / 演員林尚義先生於《古惑仔》電影內的經典對白)

10061233

10061234

(六)viiv 二十週年悼念。首次嘗試把中文字完全分開來放,有別一般傳統英文字體的做法。

10061235

(七)Red Bull 舉辦 Street Battle 塗鴉貼補比賽作品。用「Street Battle」去堆砌成一個「舞」字。

10061236

(八)「九西高鐵」。這個亦是新嘗試。雖然這個草圖已不算是塗鴉字體,是刻意運用西岸風格的藝術字體去寫中文字。

10061237

 

文章寫到這裡,剛巧廣州發生一則爭議性的新聞。內容大概是指政府提倡把廣東地區的粵語的節目減少來迎合外地人。廣州的朋友們都熱烈捍衛廣州話(香港人大部份稱為廣東話),紛紛做出不同事情來表達他們的聲音。當中身在澳門的廣州 writer Sare2 (SFX / Kaps) 做了一幅中文 piece,寫的是「广州话」,原意指「廣州人講廣州話」。Sare2 用他平日所用的 wild style 去演繹,線條非常硬朗,佈局平均,是我目前最喜愛的中文字體塗鴉作品之一。

10061240

Sare2 做了一幅簡體字版「广州话」,我答應了他做一幅繁體版「廣東話」。目前草糕已完成,只差上牆。(從右到左讀起)

10061241

 

 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