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RAFFITI

Wall Game – the graffiti competition

Wall Game - the graffiti competition

香港青年廣場與蒲窩合辦的塗鴉比賽,AWS 協助參與技術顧問與及整項宣傳設計工作。 首先是 Wall Game logo 設計,我們需要一個永久式標準 logo 作為以後第二屆﹑第三屆…應用,logo 必須容易辨識、容易應用。 因為跟 graffiti 有關,logo 直接用上最 basic 的 tagging 字樣,但可讀性高,不懂塗鴉的人都能閱讀。   這是活動 poster。帶有強烈 contrast 風格;背景顏色其實參考了 lomo 的 tunnel effect 及正片負沖的效果。這效果其實與主題並無特別關係,只是作出一些小嘗試 for fun。   於青年廣場的真實海報。   報名表站架。 一些當日活動照片    

Read more

Chinese calligraphy graffiti

Chinese calligraphy graffiti

中文字體塗鴉 最近看到一個國內塗鴉討論區,有人問到很少機會看到中文字體的塗鴉,想找一些作為參考。 中文字體塗鴉這個題目已經討論過不少次,每人的意見都不同,主要分以下幾派聲音。第一,部份塗鴉人會說中國人一定要寫中文,不然對不起自己的國籍!另一部份的人認為中文字結構複雜,比英文難解拆,難以寫得漂亮。有部份人會補充,不是不想寫中文,只是想先寫好英文,再寫中文。 個人比較認同後者,中文字體結構的確很複雜,要寫好中文塗鴉,至少寫英文字體要有一定基礎才能寫好。我還有另一個看法,就是你寫的字要給誰看?寫中文跟寫英文的對象不一樣。英文是國際語言,不論任何國籍的 writer 都看得懂;中文字大概只有中國人才能懂得看。我說的「看得懂」,是指懂得看你所寫的每個中文字的流暢度,字與字之間的過渡,以及筆畫取捨等…而不是指懂不懂那個中文字的意思。因此,假如你有心要讓全世界認識你,或讓全世界的塗鴉人懂得看你的字的話,寫英文還是最好的途徑。 可是,我曾經歷過這樣的事情: (一)2006 年 Eating Dogs Tour (中法交流) 時,法國殿堂級 writer Kongo 看過我從前的一幅為酒吧噴的商業塗鴉,

Read more

AWS Booklet

AWS Booklet

2009 年 AWS 正式成立,起初也不知道工作室應該往怎樣的方向走。因為在香港,塗鴉文化一向低調,但在 AWS 的立場來說,如要推廣及發展,必須要有一定程度的宣傳。但在高度宣傳及避免太高調而失去文化本質,我們必須找出那個臨界點。這本 AWS 小冊子是我們的第一步嘗試。 小冊子主要記錄了一些我們過往的大小型活動,以及我們能涉及的範疇。還有簡單聯繫方法。

Read more

Sarsae on Bus!

Sarsae on Bus!

廣州 Mag 的 project,為沙示飲料製作塗鴉巴士車身。 我們一共需要做四款設計,Uncle@AWS 與 Mag@Kaps 每人各做兩款,除了要清楚看見產品樣貌及 logo 字樣外,沒有很大的限制,固此發揮空間很大。 當然客戶也有不少意見,一直做溝通工作的是 Mag,真難為了他… 好不容易通過設計方案,到進行製作工序。Mag 深夜到現場監察情況。 要監督好工人們的工藝,以免工人把一些重要的文字裁掉。 這是往後 Uncle 有一次到廣州無意中碰見其中一輛自己設計的 graffiti 沙示巴士車身。

Read more
第 8 頁,共 8 頁12345678